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水似甘露 身似容器|地球第三极的藏医药浴法

水似甘露 身似容器|地球第三极的藏医药浴法

2022-06-24

来源:地球第三极

1.jpg

2.jpg


2018年11月28日,“藏医药浴法”被正式纳入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其入选的理由为“中国藏族有关生命健康和疾病防治的知识与实践”。

通过自治区各方多年的资料整理和实践记录,2017年3月提交的申遗项目终于获得了其应有的成果,藏医药浴法也再次获得了全世界的关注。正如西藏自治区藏医院院长白玛央珍所说:“那天晚上我们一直在看直播,申遗成功的那一刻我们觉得一切都值了。流泪是肯定的,太多的人为此付出了艰辛的努力,这是教科文组织给予藏医药浴法的高度评价,我们对此感到非常自豪”。 

3.jpg


在藏医学的知识体系中,药浴(ལུམས་)被归入到十八种常见治疗方法十种经典医治手段之中,是藏医学宝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药浴法的背后所蕴藏的,不单单是医学理论和实践层面的价值;更多则是雪域高原地区水文化与沐浴文化的传承与发展,是将自然理念与生命治愈相关联,并以肉体之躯来贯彻自然法则的特殊智慧。藏医药浴法的出现是社会群体和自然资源相合作的结果,是高原地区可持续的生存之道。


4.png


5.png

图1:《四部医典唐卡》局部一,18世纪,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



在图像中,主持编写和绘制《医论蓝琉璃》和医学唐卡组图的第司·桑结嘉措(སངས་རྒྱས་རྒྱ་མཚོ་;1653-1705)将象征医药学智慧的典籍交给了自己善用药浴法的助手恰巴群培(ཆགས་པ་ཆོས་འཕེལ་;其负责为三大寺的高僧使用药浴法治疗)。在恰巴群培晚年时,其长期担任昂仁地区曲德寺(ངམ་རིང་ཆོས་སྡེ་)的主持。


在曲德寺,恰巴群培利用几种不同药物配方(常见为五种甘露药材)的药浴治疗了大量的患者,其中不乏远道而来的各阶层民众。上述的人和事,只是西藏众多关于药浴法的趣闻之一。在如恰巴群培一般的医者努力下,藏医药浴才得以在三千多年的发展中具有超高的医学价值;而真正作为药浴法形成基础的则是西藏独特的沐浴文化

6.jpg
图2:《岗波巴大师》,12世纪,私人藏品

早在11世纪,以医术为业的岗波巴大师(སྒམ་པོ་པ་བསོད་ནམས་རིན་ཆེན་;1079-1153)就曾帮助自己的学生治疗风湿类疾病,其使用的方法正是药浴法和沐浴之术。在藏医体系中,初春和夏末秋初是利用药浴法治疗的最佳时间,西藏的沐浴文化和水疗文化也集中呈现在这两个时间段。岗波巴同样鼓励学生们在雪水与岩水中沐浴以缓解疼痛,而在《四部医典》中雪水是作为七种水质中的最优者

7.png

在藏文化的语境中,沐浴不仅意味着清洁身体,其在西藏的本土文化语境下都有着丰富的内涵。在本土文化中,正确的沐浴时间和方法可以避免与水域生灵产生正面冲突,并利用水中的精华能量来维持自身的能量所在,而沐浴行为本身也能起到安抚情绪、舒缓身心的作用。


8.png

图3:《四部医典康卡》局部二,18世纪,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


随着佛教的传入,南亚的沐浴文化与本土的沐浴习俗相结合,并逐渐形成了以加持修行和治愈保健为目的的生命理念。当我们的身体浸泡在药浴中时,此前被阻塞的体内孔窍(藏医体系中的六门)开始变得干净顺通起来。在这个过程中,藏医学体系中的身体“三因”逐步和谐,而体内的七种基础物质也将处于一种康的代谢状态。

根据不同的疾病,藏医药浴法的方式也颇有相异之处。现今常见的藏医药浴有三种,即蒸熏浴、水浴和敷浴;除此之外,还有酒浴、汤浴(如“五类温泉”浴法)和骨浴等六七种方式需要明确的是,除去部分专业性较强的药浴外,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也可以根据自身条件来进行一般的药浴治疗与沐浴养生。总之,沐浴文化已经成为了藏民生活中的一部分,而药浴是沐浴文化中加入具体医学场景的产物。

1656041080850318.png
图4:《四部医典康卡》局部三,18世纪,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

在藏医的药浴法中使用的都是水溶性的药物,这些药物通常可通过角质细胞进入血管而发挥作用。常见的药浴法中的药材便是“五种甘露药材”(བདུད་རྩི་ལྔ་ཅན་;也称之为五元素药材),即生长于山间的麻黄(清脾热),生长于草甸的杜鹃叶(治寒热二疾),生长于干旱之地的大籽蒿(止血),生长于水边的水柏枝(散毒热)和生长于阴处的刺柏枝(清肾热)。除去这五种主要的药材外,还有如天冬喜马拉雅紫等药材(辅助药材数量从十种到五十种不等)可以根据病情来组合搭配。

10.jpg
图5: 药浴法使用的药材,普布扎西摄
11.png
图6:《四部医典康卡》局部四,18世纪,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

在藏医体系中,一般认为可以被藏医药浴法治疗的疾病有:腰肌劳损、风湿热、类风湿关节炎、痛风、产后风、外伤性关节炎、下肢静脉曲张、肩周炎、颈椎病、坐骨神经痛、日光性皮炎、过敏性皮炎、神经性皮炎、老年性瘙痒症、强直性脊柱炎等。

需要注意的是,若出现食欲不振、浮肿、高血压、心脏病、结核和妊娠等情况则不建议进行药浴法治疗。在藏医药典籍中,针对药浴法治疗的周期有着具体的说明。对于常见的疾病,一次药浴法疗程一般为8天十四次(一年最多两个疗程),即首日一次,第二到七天上下午各一次,到第八天时如首日仅一次。

12.png
图7:《四部医典康卡》局部五,18世纪,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

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藏医药浴法也呈现出了全新的面貌。在坚持简(方式简单),易(操作简易)和廉(材料便易)的特点外,还增加了众多符合现代人身体情况的治疗方案,并逐步扩大了治疗途径和医疗团队。按照《藏医药浴法五年保护计划(2019-2023)》,自治区的各相关单位正在按照规定和标准来培养和保护药浴人才,以及药浴相关的技术和药材,并尝试进一步向世人展示藏医药浴法的古老内涵。

在这个见证所谓“医疗奇迹”的时代,人们需要的或许正是那来自地球第三极,贴合自然之道的身体理念和治疗方法。藏医药浴法正静静等待着人们来感受与体验这古老的养生智慧。清洁之水如甘露一般,而我们那积累痛苦的身体就如同蒙尘的容器一般,随时需要被清洗与治愈。






其它新闻

版权所有 © 2021 西藏地球第三极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藏ICP备20000018号-1 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城关区金珠西路56号